My Taiwan (Christine)

不知道為什麼, 這個島的美麗, 這個島的溫情, 總是很容易被人忘記或忽略.

我曾經也是忽略的人們的其中之一, 在讀野火集的年輕歲月裡, 我也曾經看不慣淡水河邊的廢輪胎, 和黑茫茫的水.

第一次深深發現自己家鄉的好, 是在大學選修 « 演講課 »的時候. 我那時是演講班上唯一的非美國人 ; 有一次準備的主題是 « 推銷 », 教授便建議我, « Christine, 你既然是外國學生, 就準備跟你的國家有關的吧 ! »

那時候網路還沒有那麼普及, 也因此能使用的資源除了少數書籍外, 基本上都是來自從小到大的記憶 : 蔚藍的墾丁海邊, 竹子湖的雪, 日月潭的湖光山色, 清境的群峰層疊碧草如茵, 地獄谷磺煙處處……我從腦海裡一絲絲的將過往存封的記憶抽取出來. 到了要發表的那天, 說也奇怪, 平上台一定會緊張得發抖的我, 竟然十分流暢地開場 « 如果你想在三個小時以內體驗到三千公尺的高山及海灘, 那麼台灣絕對是你該來的地方……. »在短短的十分鐘內, 我將台灣的自然風光, 美食, 多采多姿的遊樂景點樂在其中的介紹完了之後, 竟然被全班同學一致認為是當日最成功的推銷, 因為他們聽了以後都很想來台灣看高山草原, 體驗豐年祭, 品嘗美味的雞排與珍珠奶茶……

在法國的時候一個人住, 有時冬天下課晚了, 想吃現成中式熱食, 唯一的選擇是在港口附近那間不怎麼好吃的中餐館點一份外帶五歐元的炒飯, 還得忍受廚師的冷嘲熱諷(因為我點的太少). 這時我會想起南機場夜市熱騰騰的關東煮, 老闆娘總是可以讓我們加湯 ! 走在異國寒冷黯淡的街道上, 我會懷念起這個島上隨處都有的7-11溫柔的燈光, 以及店員帶著微笑的 « 歡迎光臨 ».

回到台灣後, 因為家住在植物園附近, 屬於台北市的老社區, 總能比其他人多想受到幾分 «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的村意. 週末, 不愛逛街人擠人的我, 會到植物園裡散步. 先是經過荷花池, 春夏之際粉荷盛開的時候便如油畫一般美麗, 池子裡有時還會有遠道而來的鷺鷥. 路過人造的林蔭, 松鼠常悠遊於期間, 更有鳥語蟬鳴, 和風撲面. 天氣好的下午, 也會一個人踅到公館, 到舊書店檢選幾本物美價廉的二手書, 伴著30元卻芬芳濃烈的咖啡, 在陽光下度過一個書味十足的悠閒下午. 這一份愜意, 是在香港, 新加坡或上海都很難體會到的.

選舉近了 ! 生活裡又開始充滿了紛擾的雜音. 其實我很想對那些時時開著電視機看帶狀新聞或評論節目的人說, 關掉電視吧 ! 多出去走走, 看看屬於這座島的美麗, 屬於這個城市的深度, 享受一下身邊的人的笑容和情感….因為這是為了我們所喜愛的家園, 所能致上最高的敬意.

Christine

August 4th, 2011

Christine~ 實際年齡三十多歲, 心智年齡21歲. 嗜好是美酒美食旅行閱讀跟研究少數民族風俗民情. 靈魂是台灣人, 法國人跟雲南人的混合體, 這輩子最大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小說家, 劇作家並且到雲南梅里雪山腳下開一家民宿 – 夢想成真的話歡迎大家來, 每天早上會用新鮮的牛肝菌炒蛋, 熱呼呼的烤麵包加鹹奶油藍莓醬, 還有加了蜂蜜的伯爵奶茶款待各位……

 

What do you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