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tentious (Nien Hua)

身段

太久沒寫文章了,因為一直沒有靈感。我的男朋友Benoit一天到晚催我:「欸!你的文章呢?」

「身段」這詞兒最近一直在我腦海出現,我說我可以開始寫了,他問我要寫什麼,我很難告訴他,因為實在不知如何翻成英文,也許英文很好的朋友可以給我點建議。


工作的身段

最近工作上面臨一些挑戰,但我非常感恩有這個機會接受這個挑戰。我的老闆要我代理一個部門的主管,因原主管理念上與老闆有些差異,於是做出此決定,但原主管依然在我的部門裡協助督導。

我在一家網路公司,雖然七月份已到職,但因其他任務在別的地方上班,跟同事們根本沒有機會互動,所以也不太認識。十一月份任務結束回到了母公司,剛好碰上母公司想調整主管問題,於是接下這個任務。

這是一家中小企業,老闆為人和善,所以公司前進的腳步緩慢,但好處就是大家上班沒什麼壓力,氣氛很好,壞處就是效率不好。這樣的前進速度已經維持五、六年,培養出來的主管當然也是以這樣的速度前進,老闆希望我能用大公司的經驗讓已經三年沒有明顯進步的部門帶來一點新意。

剛上任時,對於部屬沒有使用公用資料夾的習慣、寫email像是小孩子在寫文章、或是寫信給主管時用字不精確等問題有點受不了,這些問題已存在數年,沒人發覺,也沒人矯正。

當我開始矯正這些細節的時候,你猜大家會有什麼感覺?當然就是排斥。因為這已是大家數年的習慣,而且不了解為何我如此要求。所以剛上任的一個月,有很多地摩擦。

有天一位業務經理主動約我吃中餐,他告訴我我的部門與業務部門的合作關係,告訴我我的部門的重要性及原主管被換下來的原因,也希望我能為這部門前進一些,但唯一他提醒我的就是,「放下身段」!

一開始他提醒我時,我當下覺得,我已經夠放下身段了,任何政策推動前我一定先徵詢部門組長們及原主管的同意,因為我知道沒有共識政策就無法推動,大家犯了很瞎的錯誤我也是給他們好幾次機會最後受不了才寫email警告,大家說事情做不完我給他們充裕的時間,而且常常時間到了僅完成百分之七十我也接受了,或是很多人事情還沒做完就下班回家,以上這些問題我全部容許,難道我身段還沒放下來嗎?

沒有帶領好就是還沒放下!

到底身段是什麼?我上google查了一下,身段可解釋為戲曲表演時的肢體動作,透過象徵性的姿態及動作,交代劇中人物的性格和感情、時空的改變及劇情的發展。但我指的可能不是這種身段。

那到底是啥? 我覺得也沒啥學問,身段就是放下自己,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事情。於是可以說某人有身段,或身段柔軟。有身段指仍站在自己立場思考事情的階段,身段柔軟則是能站在對方立場感受事物了。我想這是我人生長遠要學習的功課。

感情的身段

我又想起曾有一位朋友提醒我放下身段,她叫Toby,我想很多人一定很好奇我跟Benoit是怎麼認識的,就是Toby介紹的,但其實當時她介紹了很多女生讓Benoit認識。

我必需坦白地說,跟外國人在一起是個挑戰,也是個取捨。

挑戰什麼?挑戰在於一開始很難馬上信任對方,因為文化差異大,根本很難了解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取捨什麼?就是以前台灣男朋友該有的服務老外幾乎都不會有。

台灣男朋友應該怎麼樣? 我統整一下大部份女性的期待(硬把所有女生拖下水)。

1.最好是可以送我上班、下班(因為他應該要知道我很累)
2.跟朋友出去玩晚一點還要能送我回家(因為他應該要擔心我的安危)
3.出去玩的時候要做好功課,行程安排好,別給我迷路(這是男生本來就要會的)
4.送我適合的禮物(這才表示了解我要什麼)
5.更現實的是一定要有車,而且最好是進口車。(我無法忍受再坐機車了)
6.出去要搶著買單,因為這才顯得大器。

我又得承認,這是我階段性有的「福利」,如果我跟一個老外在一起,我想我必需失去至少80%以上的福利。

理性的我會怎麼選擇?……….當然選有挑戰性的,於是就糊糊塗塗在一起到現在。

一開始在一起時有點摩擦,因為他工作的關係需要常常到國外出差,再加上不夠信任,所以常會有負面想法,於是更不滿他所做的一切。有次,我記得Toby終於要回台灣了(這位媒人從國外丟FB讓我跟B認識之後就再也不管我們了),我想,是妳該負點責任的時候了吧,我必需跟她好好問問B的情況。

結論是,她語重心長的告訴我:「跟老外在一起就是要放下身段!」

好一個當頭棒喝的建議,雖然當下老娘心裡想:「放下身段我也虧太大了吧!」接著在心裡大吼:「NO way! It’s my RULE!」

不過,既然勇於接受挑戰怎能堅持自己的執著:「好,老娘就虧本放下身段,看看自己會有什麼收獲?!」後來我發現,放下身段,站在對方立場想事情,收獲最大的是自己!

國家的身段

台灣有身段嗎?台灣的人情味就是一種身段!

啥是人情味兒? 知道對方需要什麼,給對方需要的溫暖,就這是人情味。
我一直很受不了全球發展方向是被西方啥狗屁學院的全球競爭力的狗屁評鑑牽著走,大到國家,中到企業,小到公司,微到家庭、男友,所有的選擇標準大部份都在這些指標上面了,只是名稱不同罷了。

也許台灣消費者物價指數、貿易餘額、進出口貿易、國內生產毛額、勞動就業等指標不是數一數二,但人情味這件事我到是覺得很有「競爭力」(沒經過精密的統計分析),為啥全球競爭力就沒有人情味指數?(唉,連人情味也要「指數」)

在親密關係上,也許Benoit的載女友勤勞指數是零(因為他沒車),出去玩安排行程指數是10(問他什麼他都不知道),送禮合適指數是25(送過印度象神、日本戀愛貓、印尼鴨子、泰國大象),搶著買單指數是50(因為他動作真的很慢),雖然這些指數都遠遠落後其他競爭者,但我覺得他是心地最善良的人。所以在評鑑男友時,我應該加個心地善良指數,而且我已經知道,什麼項目的指數愈高,對我來說生活在一起才最開心。

有人情味的台灣人,知道什麼項目才能真正使我們開心生活在這土地上了嗎?

念華
2011.12.27

2 thoughts on “Pretentious (Nien Hua)

What do you think?